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魔王娇养指南

第1553章 发狂

大魔王娇养指南 风行水云间 4856 2021-06-10 00:20

  17k小说网 www.sanhaosz.com,最快更新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!

   他的拳头比砂钵还大,指缝间又有寒光闪动,显然暗藏凶器。

   这一拳又快又狠,若真击实了,恐怕蒙犽半边脸都会被打塌。

   他上一秒谈笑晏晏,下一秒突然翻脸,出乎所有人意料。边上几个护卫眼睁睁瞧着,楞是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燕三郎指尖一动。

   躯壳虽然迟钝,但他的神魂历经百战,早就练出感知危机的本能。但他立刻打消了出手拦截的冲动。

   如果别人能代他完成击杀圣人的目标,那也挺好,虽然这希望十分渺茫。

   千钧一发,圣人上半身突然后仰,避开了砸脸一击,同时抬起右足,重重踹在印扎左小腿上!

   “喀”一声脆响,印扎的腿骨被当场踢断。

   但他居然不喊不叫,身形晃了两下,照旧扑向蒙犽。

   圣人一闪身就躲到燕三郎身后。

   此时几个护卫也反应过来,不顾惊骇,冲上来死命拽住印扎:“住手,快住手!你疯了吗?”

   孰料印扎力大如牛,振臂将一名护卫甩出两丈开外,不顾身上挂着两人,大步冲向燕三郎。

   左小腿断了,走路一瘸一拐,可他脸上神情漠然,好像断的是别人的腿。

   他紧盯着圣人不放,眼里的血丝更浓了。

   这时圣人已经躲在燕三郎身后,放声大呼:“拿下他!”

   少年不管也不成了,腰间拔刀,反转刀背,朝着印扎颈部劈去。

   印扎抬手挡开。

   这人疯了,力气也凭空放大三成。

   被甩飞的护卫站起身来,羞愧难当,下意识抽出武器,怒吼着冲向印扎,决意一洗前耻。

   斜阳照亮他手中利刃,反光明晃晃地。

   印扎下意识眯起了眼。

   燕三郎却大喝道:“留他性命!”

   这厮可是“暴徒”的操纵师,一旦被杀,谁来控制重傀投入后续战斗?

   那护卫被吼得一愣,刀锋一顿,于是又被一拳打飞。

   大伙儿只得重新仰仗人数优势,抱腿的抱腿,抱胳膊的抱胳膊,强行压制印扎。

   燕三郎上前一步,反转刀柄,直接拍在他后颈上。

   “啪”,印扎晕过去了。

   众人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气,有两个护卫抹了抹额上的汗:“这也太吓人了。”

   两个重傀师打架,无论损伤了哪一个都是绿洲承受不起的损失!

   圣人这才走上前来,皱眉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 印扎控制“暴徒”多年,称得上身经百战,怎么会突然发狂?有个护卫将他捆好之后站了起来:“我去找医师过来诊治。”

   圣人冲他一笑:“有劳了。”

   护卫转身要走,燕三郎却道:“他好像中了眠丝虫。这种蛊虫不难驱除,但发作后会快速噬脑。”

   那护卫脚步一顿,圣人也问:“你懂?”

   “可以一试。”燕三郎按住印扎肩膀,把他翻得脸面朝天,“现在医师还在城北救治昨晚回到绿洲的伤员,请他们过来太费时间。”

   “你先试试。”圣人不假思索,向护卫比了个手势,“你照旧去搬救兵。”

   如果印扎当真危在旦夕,那么更要坚持双管齐下,珍惜宝贵时间。

   护卫点头,疾奔而去。

   燕三郎翻开印扎眼皮看了两眼:“越看越像。瞧,眼白全是血丝。”

   另外两名护卫凑近一看,果然。“有血丝不稀奇吧?他可是劳累了一整晚。”

   “这么多血丝当中,至少有一条会动。”燕三郎提示他们,“看仔细了。”

   这两人屏息细看,而后长长“咦”了一声:纵横纤细的红血丝中,的确有一条……不对,是三条正在缓慢蠕动。

   这种拟态,真是出人意料。

   此时印扎的四肢开始抖搐,像是针扎一样。明眼人都能看出,情况开始转坏。

   圣人面沉如水:“能治?”

   “或许吧。”燕三郎从怀里掏出水囊摇了摇,旁人都听见里面还有半囊水晃来晃去。

   他拧开木塞,离得近的护卫立刻嗅见一阵独特的香气。

   “酒?”

   “对,酒。”燕三郎指示他二人,“撬开他的嘴。”

   他给印扎灌了几大口酒,再按压喉管,迫他吞咽下去。

   十几息后,他凑近印扎,嗅到他呼吸当中带出来轻微的酒气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 而后,他就拨开印扎眼皮,两眼各滴入七、八滴酒水。

   印扎突然跳了起来。

   他原被捆住手脚、放倒在地,按理说挪动一下身形都不容易。可是酒水入眼,这人就蜷身弹了起来,像一尾被丢上岸的活虾。

   除了燕三郎,旁人都吓一大跳。两个护卫下意识退开一大步。

   印扎在地面上挣扎不已。

   他原就长得粗犷,脸上肌肉再一扭曲,看着格外狰狞。

   更不用说,他嘴里发出的惨呼声了。

   红头崖离其他军营很近,印扎的声音传风传出,很快就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。

   眼看不断有人往这里探头探脑,两个护卫回过神来,严斥他们离去,不得聚集。

   他们心里也好生忐忑:“喂,你喷酒到底有没有用?”

   “有啊,你们瞧!”燕三郎伸手一指。

   两人不看还好,一看就倒抽一口冷气:“这是什么!”

   印扎居然流出两道血泪,打滚时蹭了半脸,也不知到底是血水还是泪水,红艳艳地触目惊心。

   “按住他!”

   这两名护卫也顾不得计较燕三郎的命令语气,一人扑脚,一人扑颈,硬生生把印扎按在地上。

   少年一手按住印扎脑袋,另一手举着酒壶,要给他清洗眼睛。

   但这厮力气实在太大,燕三郎单手也按不住,印扎还张着一嘴大牙要来咬他。

   “我来。”圣人见状蹲到燕三郎身边,帮他固定印扎头部。

   “多谢。”少年双手都被解放出来,就去撩人眼皮、大量灌入浊酒。

   血水一下就被清洗出去。

   圣人在边上瞧着,立刻道:“血丝少了。”

   印扎眼里的血丝,已经褪去大半。

   再冲两下,少年即道:“出来了!”

   他举个小瓶子,开盖摁在印扎眼角。

   几息之后,边上三人都注意到,有两条细细的“红线”顺着印扎眼角滑落下来,正好掉进瓶中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